因为这群上林淘金人,中国商品源源不断进入加纳!

在27年的挖金生涯中,非洲加纳是吴子高最值得回味的地方

中国商品源源不断进入加纳

  《血金》作者莫义君 发自加纳库马西市报道

QQ截图20160717152659.jpg

吴子高在加纳库马西市区“上林街”一家配件店接受采访

上林人在库马西市开的超市


在加纳随处可见中国产品

  在广西上林县明亮镇挖金7年,到黑龙江省去淘金10年,现在非洲加纳采金已有10年,吴子高在这27年的挖金生涯中,发现到加纳淘金的上林人是最多的,他见证了广西人对加纳的贡献。“英雄暮年”的他,还意识到,接下来的岁月,他也该为上林人做些事情了。

  弹指一挥间,已在加纳待了10年

  在人生的长河中,10年时间不长也不短,但有些事情,是否值得永远回味?河里泛起的浪花,是否会映照出自己往日的容貌?

  每天看着进进出出加纳的老乡,发现有些面孔是陌生的、年轻的,吴子高恍然觉得自己已经“英雄暮年”,弹指一挥间,他在加纳已经待了10年。这10年,又有多少次回国探望父母?大部分时间,他都待在当地。

  很多时候,吴子高都在想着这样一个问题:这10年来,他有没有做过比较有意义的事情?对自己,对别人,对父老乡亲,对加纳的居民。

  在外界看来,吴子高从一个打工仔,经过不断拼搏,终于慢慢变成一个大老板,他是成功的。但他在总结自己走过的路时,认为“好像没有做什么事”,再过一两年,也该退休了,回国养老了,带孙子了。其实,他并没有服老,他的话是有所保留的。

  为人父母,孩子争气,孩子有出息,在这辈子中,做人也算是成功的了。吴子高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小儿子在澳大利亚读了4年大学,目前已在当地定居;女儿在武汉读大学,也计划读完大学后,在当地成家立业;大儿子呢,则在老家陪着他母亲,另有自己的事业。

  在加纳,吴子高有自己的事业,挖金、开配件店并从事其他行业,作为一个老金农,他已经挖了27年的金子,把事业做到了极致。

  创业前十年,是个“草莽英雄年代”

  10年前,在第一批最早进入加纳挖金的上林人中,吴子高是文化程度最高的。

  吴子高读完高中后,就去挖金,在很多人看来,金子比课本更重要;吴子高受访时也说,当年他见老师很辛苦,早晚备课、上课,为学生呕心沥血,他就问老师:“老师,你一个月工资是多少钱?”得知老师的月薪只有87元,他决定不参加高考,并对自己说:“我回家只挖两天的溪沟,挖到的金子就值这么多钱了。”

  在某个时代,钱比读书更重要,但在多年后,吴子高并不是这样认为,读书其实比钱更加重要——他尽量供孩子在国内外读书,就足以说明此点。

  最初在加纳创业,语言不通,对当地法律法规知晓不多,以及如何管理自己创下的庞大的“商业帝国”,也让吴子高意识到提高文化程度的重要性。

  如果说,上林人在加纳创业的前10年,是个“草莽英雄时代”,那么接下来的岁月,也该是个全新的承上启下的开端。

  对于此点,吴子高是认同的。他说,时代不同了,理性与策略,智慧与团队,媒体与宣传,所有的这些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拼了命工作,差点失去一只手臂

  在加纳采访,有很多人跟记者提及,当大家的原始财富累积到一定程度,在这样一个比较浮躁的社会里,谁会是那个保持平和心态、引领父老乡亲继续往前“开山劈路”并造福当地百姓的掌舵人?

  对于这个问题,吴子高认为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公心比私心更重要”,会有人掌舵的。只要对这个时代、对加纳国情都比较熟悉且年轻有激情的,才可以担当引路人。

  来自广西上林县明亮镇的吴子高,是在非洲加纳创业的元老之一。回想往事,他认为他们那个时候很拼,在原始森林的矿区,他们顶着烈日,开着机器,冲洗泥沙,淘出沙金,晒得像黑人,“现在的年轻人,已经没有我们那种精神了”。

  谁也没有想到,10年后,他们在这片疾病横行的土地上,奋力开辟出一条充满希望的金路。

  那个时候,他们也有过困惑与茫然,“第一天从地里只挖出几十克黄金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失落了”。几天后,当他们挖出1400克黄金时,这意味着上林人在这个热带丛林中看到了希望。

  那时的他,并不是真正的投资者,而是一名打工仔,只因为他在老家明亮镇挖过金,也在黑龙江淘金多年,有娴熟的淘金技术,他被招进这支奇特的“淘金队”。当时,他给“淘金队”打工一年的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

  在打工过程中,他有一次在操作机器时,险些失去一只手。在原始森林开采黄金,异国他乡的寂寞,以及对陌生环境的感受,让他无所适从。黑人是热情的,也是友善的,这让他们摒弃了很多恐惧心理。人心是相同的,黑人也不例外,“只是,后来中国人来的多了,很多事情就变了”。

  至今,吴子高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到加纳的具体时间:2006年6月26日。那一天,他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里,看到一个没有季节变更的国家,那些对中国人非常友好但生活异常贫困的黑人。那一年,他43岁。

  问及为何到加纳来,他轻描淡写地说,听说当地盛产黄金,他只想过来看看。这一看,他就把根扎下来了。在记者的采访本上,他是这样留言的:“加纳是我的第二故乡。”

  找销售数据,可证实中国人有无贡献

  上林人对当地有无贡献,吴子高认为只有从三一重工、厦工、临工、柳工、中联、徐工、龙工等国产品牌中,查证他们的机器在加纳的销售数据,“窥一斑而见全貌”。

  不仅仅是他,就是在加纳创业的其他中国人,也表示类似的观点。“数据才有说服力。那么多的国产品牌涌进加纳,销售做得那么好,我估计,这几年,每家品牌在当地至少卖上几千台机器,这除了给国家创造外汇,难道说对加纳当地的经济建设,没有一点儿作用?再不行,可以去查看清关单……”

  外界评论广西人在加纳创业的是是非非,吴子高说他们不需要去分辨,事实胜于雄辩,“一带一路的高度暂且不说,就是一批又一批的中国人到加纳来创业,他们带来了什么?又给当地创造了什么?所有的这些问题,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唐宫是中国人在加纳首都阿克拉建起的最豪华、最高档的大厦,也是一家国产品牌驻加纳的海外销售部。有人说,这大厦是靠卖出去的重型机械设备建起来的,建造的费用有3000多万元。这话有无依据,该公司至今仍未回应,但吴子高说了,该大厦的建造费用在他看来,是与卖出去的重型机械设备等有关的。

  没有人知道是哪个国产品牌最早进入加纳,但据公开的资料显示,国产品牌在加纳的销售势头,一直保持不变:到现在为止,国产品牌在加纳销售5000多台钩机,已经给国家带来了10多亿美元的外汇。在加纳创业的中国人,没有人不认可这一数据。

  6月11日晚9时(加纳当地时间),吴子高驱车带着记者,冒雨去见两位刚从国内到库马西市做市场调查的一家国产品牌的销售代表。他希望记者能从这家公司去找销售数据,从侧面证实中国人对当地的贡献。

  返回宾馆途中,他对记者说:他们来加纳时,中国人没多少,“2007年中国的艺术团到加纳来演出,官方在晚会上说,2006年至2007年,在加纳的中国人有8000人。现在,我听说已经有近10万人了”。

  市场已变化,当地居民认可中国商品

  经济非常落后的加纳,商品生产能力不发达,基本都是依赖于进口。在中国人没有进入加纳之前,绝大多数的商品都是由西方国家供应。当中国的商品源源不断进来后,原先由西方国家占领的市场开始发生改变,当地黑人普遍认可了中国的商品。

  作为一名见证者,吴子高认为中国人在2013年以前的每年的黄金产量,一直排名在欧美西方大矿公司的产量总和之上。当时,上林人在加纳的黄金生产线一共有2000多条,安排了大量的黑人就业,工人酬劳很高,相当于当地公务员收入的几倍。而且,对于土地上面的作物,同胞们通常是一次性赔偿他们20年。

  现在的黑人,已经会使用上林人创造发明的机器采金了。先后两次在加纳采访,记者也见证了这一事实。“这是上林人教会他们的。”吴子高指出,2006年6月26日,在当地采金的上林人也就几个,“10年后,我认为目前至少已有数万人以上”。这么多的人在当地创业或工作,又带动了多少黑人的就业?

  吴子高是在2008年后脱离“淘金队”单独创业的,“我单干时,只有两台机子,请了几个黑人。因为有技术,我干得很顺利,因为我曾在老家挖过金,也在黑龙江挖了10年金”。之后,他还把亲戚朋友带到加纳,让他们走上发家致富之路。不久,他们便慢慢“裂变”成老板,又带动了其他亲戚朋友来创业。

  不管如何裂变,每个矿区都要请很多黑人做工,这是不争的事实。在金矿干活久了,黑人不仅会操作机器,在时机成熟的时候,他们还会离开矿区,“裂变”成老板,自己专注于以采金维生。

  开采金矿,有人上演一夜暴富神话

  吴子高的老家在明亮镇罗甘村水台庄一带,当地处于黄金矿脉地带。不知从何年开始,当地人就一直在那儿采金。

  读完高中后,他开始在村子里“圈地”,村里的几十亩地,全被他挖完。当时还没有挖土机,地里到处是巨石,只能用炸药炸开。因为没有机器就雇人工干,一个工人一天5元工钱。当时,他有两台机器。折腾几年,也有些收入,“但不多”。从1971年到1978年,他一直村里挖金。

  1993年,吴子高跟随老乡们北上黑龙江挖金,“当时一年的收入有一两万元,好的时候是三四万元”,这是他对自己在黑龙江挖金10年的经历的总结。转战加纳塔夸市的原始森林采金,是缘于“淘金队”的技术请求。随后,吴子高受命而来,成了一名打工仔。

  最初,大家都觉得租下的矿地没多少金子。凭经验,吴子高坚信会出金子的,只是时机仍未来到,他要求再挪一次机器位置。而租的那台机器(租3天要交一天24小时的租金),属于“老弱病残”之类的,每天只能正常工作4个小时,其余的时间都在维修。

  陆陆续续挖了一个多月,机器不断出现故障,成本一天天在增加,每天的产量也只有几十克,大家心灰意冷。10多年的采金经验告诉吴子高,这块地会有奇迹发生的。

  正如他预测的一样,奇迹终于发生了,一个月后,矿地的产金量多了,第一天出产了黄金400克,第二天是800多克,第三天让人吃惊:1400克。

  像很多神奇的故事,“淘金队”此后在加纳上演了一夜暴富的神话。

  当黄金产量多了起来后,他们换掉原来从香港运到当地的二手卡特320钩机,买了一台全新的卡特330钩机。“淘金队”老板黄明军原先是做客运生意的,有很多客车,跑的是从南宁至广东的线路,“当时我就跟他提议,卖掉一台客车买一台新的钩机”。

  黄明军回国后,毅然把客车卖掉,买了一台钩机,这是进入加纳创业一年后的事情了。

  英语说得溜,可以走遍加纳

  创业是艰辛的,用吴子高的话来说,那时候吃和睡都成问题,睡在树脚下的棚子内,吃的是大头菜。

  在加纳,肉类是不缺乏的,但每天都是高温,食物容易腐烂、变质,很多肉类只能放在冰箱。当时,他们不敢一整天发电,食物放在冰箱内保鲜,但这样“保鲜”是毫无意义的,两三天便得扔掉。“不像现在,机器还没到工地,空调等电器设备早就安装好。”吴子高说。

  “挖金都是这种工作条件,习惯了,能受得了苦。现在过来的年轻人,就受不了。”吴子高又承认,那时搬运机器,都是用人去抬,娱乐生活也很匮乏,只有打扑克、下象棋,在周五或周六的时候,他们就去黑人的村落去看村民们跳舞,“黑人对我们很友好”。

  与黑人相处久了,呆的时间也长了,他的英语也说得很溜了,“我们走到哪里都受到当地人的欢迎。在加纳呆了10年,几乎每个城市我都很熟悉。我这英语水平,可以走遍加纳了”。但他也笑着说,在官方场合,他这英语水平还是不行。

  现在的他,已在库马西市庙琴“上林街”附近买了一块1000多平方米的地,建起了房子,开起了配件店(位于丰收超市一侧)。原因是,自己工地的机器坏了可以及时换配件,同时顺便做些买卖。

  目前,吴子高还继续在库马西地区的原始森林挖金,已有多台钩机。包括配件店等其他行业在内,他的工人已有上百人。

  待的时间长,懂得跟黑人打交道

  吴子高是一个比较实在的人,与记者接触时,他也表露自己的思乡之情。

  :你妻子来过加纳吗?

  :没有,一直呆在上林县老家。如果个个都出来,家就不像家咯。

  :加纳的建筑行业发展如何?

  :加纳的建筑很多是由中国人承包的,水电也全部是由我们中国人建设的。现在的建筑工人很多。

  :你挖了27年的金子,可以看得出地下哪儿有金子吗?

  :看地下是否有金子,主要是看周围的山脉、水的流向、土层有多厚等。挖了一辈子的金子了,我肯定有一些经验。什么样的沙子及地表里的金子比较多,我们比没有挖过金的人自然知道得多。这就是外省人不如我们能干的原因。

  :外省人也会请上林人采金吗?

  :经常请。

  :这10年来,你一直在库马西市区居住?

  :前5年是在东夸市。去年我才到库马西市区来,并在此租房住。

  :你在当地买别墅、建铺面,是不是考虑要长期扎根在当地?

  :我认为回国居住还是比较舒服。回到家,我可以和自己的朋友聚在一起,喝茶聊天,那样是很热闹的。

  :你每年都回国一次?

  :有时候一年回国一次,有时候一年回去四五次。如果工地上的活不是很忙的话,我就会回国,待上一个月后再回到加纳。与黑人相处久了,我们也懂得怎么跟他们打交道。

  (作者系南国早报资深记者) 


0 0评论

分享

  • 朋友圈

  • QQ好友

  • 微信好友

  • QQ空间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人人网

  • 豆瓣

相关评论

建站ABC 建站ABC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