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加纳的大土豪这样评价广西上林淘金客!

广西人让费里曼变成了加纳大富商


 新闻内容  

——文章来源:《血金》作者 莫义君


费里曼是东夸市一名大富商,拥有的房产和豪车很多,活跃在非洲加纳的上流社会。他之所以能够华丽转身,是因为他在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广西上林人,上林人在他的矿地上开采黄金,他从中获益。与他对话时,记者发现,作为一个既得利益者,他对当局的评论是有所保留的,涉及到某些敏感问题时,他是站在加纳的利益立场或个人的角度上回应的,但他的话语中,也直接或间接地肯定了广西人对当地的贡献。


 

1广西人善良、诚实、肯干



 

    记者:你当初是怎样认识广西上林人的?


    费里曼:我和吴先生(指第一批到加纳创业的广西上林人吴锦明)是在东夸市一个酒店认识的,当时在座的还有一位陈先生。那时,我刚从德国回来,也想重新规划人生。此前,我也在东夸市郊外的原始森林里开采金矿,但没有成功,主要是限于技术和资金的问题。


    当时,我曾明确地告诉吴先生,我家里有矿地,地下有黄金,就在安利姑苏(地名)。吴先生很感兴趣,让我带他们去查看。就这样,我们认识了,开始了第一次合作。


    准确地说,我们是在2008年认识的——这是我最早认识的广西人,也是我第一次和中国人合作,合作者当中还有Mr.黄(指黄明军)和Mr.吴。因为Mr.黄是领头人,从当年到现在,我们一直是合作伙伴。除了黄等人,我一直都没有跟其他中国人合作过。


    我们之间的合作非常真诚,也非常愉快。现在,我只认Mr.黄、Mr.吴、Mr.韦(指韦延宁)等人。此后,不管什么人来找我,若不经过他们的同意,我是不会跟对方合作的。


    记者:初次接触,广西上林人给你留下什么印象?


    费里曼:他们留给我的印象非常好。广西人很有干劲,虽然不会说英文,但是通过肢体语言的表达,大家都形成一个共识,共同努力,积极创造价值。总之,广西人善良、诚实、肯干。


    美国人给我的印象不好,与吴先生等人合作前,就在我这个办公室,我跟美国人翻过脸,并对他们说:“我不跟美国人合作,只跟中国人、广西人合作。”


    记者:你为何和美国人翻脸?


    费里曼:最早来找我合作的是美国人,他们知道我有很多矿地,想在我的矿地上开采金矿。我问他们从哪里来,他们说是从美国来的,给我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意思是说,他们来找矿,是我给面子。我冷冷地拒绝了,并对他们说,我这里的地,只租给中国人、广西人开采,我跟他们就像是兄弟一样。

    最终,我也没和美国人合作,包括到现在。我喜欢与广西人合作,他们说干就干的做事风格,很合适我。 

    记者:你有没有去过中国?


    费里曼:我是东夸市本地人,在认识吴先生、黄先生之前,我没有去过中国。我2010年生病的时候,在他们的帮助下,我曾到北京治病。至于广西,我至今都没有去过。听说广西南宁很漂亮,现在我有一个想法,再过几年,我会带着家人去南宁居住,在那儿养老。


    你问我为什么对中国人、对广西上林人那么好,这是因为Mr.黄、Mr.吴对我的帮助很大,是他们成就了我。当年,我还是一个穷小子的时候,整天在街区里混,连落脚之所都没有。自从我出租土地给他们后,他们带来了技术和资金,开采地下的黄金,而我也从中获得很多利益,摇身变成一个富有者。


    在我看来,广西上林人很有想法,你只管给他们一个舞台,他们就会创造出不一样的奇迹。一句话,上林人非常务实、肯干。今年,我计划要去广西一趟,到时我一定到你(指记者)的办公室去拜访你。


 

2每次去中国,都看到变化


    记者:在东夸市,你是个大地主还是某个部落的酋长?

 

    费里曼:我不是大地主,也不是酋长,而是一个生意人。我目前拥有的那些土地,是通过国家矿管委办证拿下来的,我可以在承租的土地上合法开采。

    早在2000年,或者1999年的时候,我就想着自己承租土地办证开采金矿,但当时条件还没有成熟。到2003年,我就尝试着做,一直做了4年,但都没有成功。后来,因为没有钱了,我就去了德国。


    2008年,我从德国回来的时候,遇到了吴先生等人。见到吴先生时,我认为他是个诚实的人,所以我主动去找他谈合作的事,让他去开采我自己的金矿。我们一见投缘。自此,命运之神开始眷顾我,让我拥有很多东西。


    曾有人问我,我的土地到底有多少。我可以明确地对你说,我的土地很多,光是办理合法开采手续的矿地,不少于100平方公里。我承租的土地是有时间限制的,共有20年的合法开采期。


    一般来说,矿产证每5年要年审一次,一直年审到有效期。与吴先生等人合作的时间已有10年;现在,还有10年的开采期。


    我所承租的这些土地,是国有的,但是我在办理合法手续后,我已拥有对它的支配权和使用权。



    记者:你现在经营的金矿,是属于小矿还是大矿?


    费里曼:我原来做的是小金矿,但是经过Mr.黄、Mr.吴等人的帮助后,现在已发展到拥有几个大金矿。我现在经营的,都是大金矿。此前,有很多人问我,我的矿地是不是已经开采得差不多了,我对他们说,我还有大量的金矿未开采。


    为什么这样说呢?这些年,我及我集团公司在广西人Mr.黄、Mr.吴的帮助下,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并承租了很多矿地。现在,我拥有的矿地,比原来的还要多。他们与我合作的时候,无论是在资金,还是在某个具体的执行方案,他们都会给我制定一个框架。具体来说,广西人对促进当地居民就业,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就我们双方合作带来的益处,可以具体到我个人及家里。过去,我是一个穷光蛋,现在我包括我全家,已经买了多辆豪车(在前往费里曼家采访时,可见两辆豪车停放在院子右侧的空地。佣人说,一辆高档的房车已经开出去了),买了很多套房子。除了我,东夸市其他居民也在我们的合作中获益,他们是直接的受益者。


    对于东夸市的发展,广西人是有功劳的。他们在加纳所做的公益事,多得不计其数。他们在帮助我,也在帮助当地人。这些年,他们不断帮助贫困学生,修缮教堂,修桥补路等,承担了巨大的社会责任。  


    记者:你到中国北京治病时,看到的是一个怎样的中国?


    费里曼:如果不是Mr.黄、Mr.吴的帮助,我现在坐的这个椅子就不是这张,而是轮椅了。


    几年前,我的脊椎有问题,在加纳最大的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就对我说,我需要动手术,加纳不能做这个手术,并给我几个国家的医院选择:印度、南非、美国和中国。因为我当时认识了吴、黄等人,他们都是中国人,最终我选择去了中国。


    到北京治病时,是我第一次去中国。之后,我还去过一次。我很喜欢中国,每一次去中国,都看见它不一样的变化,中国人民十分友好。我希望到中国广西去买个房子养老。这两个月,我计划要去一趟北京复检自己的脊椎。



3一个村落的变化,已说明谁对当地有贡献

 

    记者:这10年来,你认为广西上林人对当地有贡献吗?


    费里曼:我刚才说了,广西上林人包括吴先生等人在慈善方面的投入,超过当地政府对这个区域的所有帮助。对,是超过了,这是毫无疑问的。是的,是没有任何数据可以支撑我这一论点,但我所说的,都是真实的。


    在1999年的时候,东夸这个破落的小村子谈何就业问题,谈何经济发展问题。当时,只要过了傍晚6点钟以后,就没有的士出现。自从中国人到来后,特别是广西上林人在此地开采黄金后,带动了很多产业的发展。现在,在凌晨三四点钟后,你还可以在街道上找到的士。也就是说,因为得到中国人的帮助,促进了当地人的就业,加上中国人在其他生意方面的突出成绩,很多东西已经超过政府对我们的帮助。


    我们得到的帮助,都是看得到、摸得着的。广西上林人没来之前,这里的贫困状况不值一说。原来的东夸,就是一个小小的村庄。现在,它是一个黄金重镇之一,也是一个城市的中心。这几年,东夸市区建起的房子,是2008年以前那几十年的房子的总和甚至还要多,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从这点,我们就可以看得出,中国人、广西上林人对当地的贡献,是不需要去作任何说明的。他们没有到来前,也有美国等大矿公司在开采黄金,但当时的情况却是,贫困的情况还是如此,房子没有几间;中国人到来后,短短几年时间,当地盖起了很多房子——他们有的开公司,有的开铺面,有的开采黄金,不管从事什么行业,他们都要聘请很多当地人。


    还有,众多加油站的建成,以及其他商品的流通,我认为也足以说明一切问题。


    期间,费里曼向记者出示了自己手机上的一组照片,并说这是中国人给当地修的桥梁,这是黄先生、吴先生及韦先生在塔夸市地尼亚(地名)建的一个桥梁。


    问及这个桥是什么时候建的,他说是在2014年。在安利姑苏(地名),黄先生等人还帮当地人建了一个学校,打了水井,给农村居民建的洗手间等基础设施。


    至于该桥梁一共投入了多少钱,费里曼表示还得去找当时的票据核实。他提及,建桥时,是由黄、吴、韦3人共同出钱的。不单单该桥梁,这些年他们还建了很多的桥梁和学校。而他自己也在这些善事中,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当地人都认为他是能人,能找到中国人帮助他们。


    现在的费里曼,也感叹自己为名所累:有些人病了没钱医治或是实在没有钱上学的时候,就会过来找他,而他则与广西人联系,并代表上林人给当地人施助。他承认,就算是没有人上门求救,只要看到生活贫困的人,上林人都会伸出援手。


    记者:到目前为止,你认为广西上林人在当地投入于慈善的事业资金数目有多少?


    费里曼:这几年,单单是黄先生、吴先生和韦先生等人的捐助,就不低于500万塞地。至于其他广西人在当地所投入的慈善款,那就多了。这是无法统计的,因为各个矿区是在单独捐助,至于捐多少,我想数目都不会太少。

    不用说,外界对广西人的评价很高。自从与广西上林人合作后,他们带动了加纳无数产业的发展与进步,这种产业从加纳的北部到中部,一直延续着。如果没有这个庞大的产业工程,那么加纳政府就得再出资去帮助当地人重建经济基础。


    可以这样说,我的成功,是因为黄、吴等人的到来造就的。现在,有很多学校经常来找我赞助,要我资助贫困学生,我都毫不犹豫地支持了。政府方面的活动,需要我去帮助的,我也是大力支持。还有,有些人病了,没钱看病,我也乐而为之。


    在他们看来,我在当地是个富人,是个成功者。其实,他们并不知道,我的富有是广西上林人赐予的。就是说,上林人造就了我的名声与实力,让我在加纳总统办公室也有一席说话之地。只要有人表露出对广西人不友善的言行,我就会出面制止,耐心地跟他解释并澄清一些事实,什么样才是广西人,你看到的可能并不是上林人。


4总统都不知道发生这样的事?


 

    记者:加纳官方对广西人是如何评价的?


    费里曼:现在的加纳政府,包括东夸地区的,因为他们很高兴广西上林人过来带动我们当地的经济发展,安置我们的居民就业,并给我们提供很多帮助,所以只要看到中国人,他们就会习惯地问,你是广西人吗?


    这很搞笑,但是,这毕竟是事实。因为他们不知道中国有多大,分不清楚对方是广西北部的还是中部的。其实,我们对广西人的感情是很深的,是广西人帮助了我们。当然,中国政府的很多大型项目,也在加纳落地,这是对加纳的援助项目,比如桥梁、公路、水电站以及基础设备等,这是官方的援助。


    民间的援助,我认为也不少。就像我刚才所说的那些人,他们做了很多实在的事情。中国官方与民间的援助,对加纳的发展作用很大。两国之间的友谊是常青的,也是长远的。


    记者:2013年5月,加纳对中国人的矿区进行大规模清理。据你所知,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刚才你也说了,中国人特别是广西上林人对加纳的贡献是很大的。既然如此,为何还对中国人的金矿进行清理,并波及到其他产业?


    费里曼:2013年那场风暴发生后,我与马哈马总统先生坐在一起谈及此事,总统先生说,他都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一件事,这是一件错误的事。总统先生还对我说,下面的人去执行这个任务的时候,方向发生偏离了,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用总统先生的话来说,他本来是让基层的人去矿区查看的,但是,有些执法人员到了下面后,结果就不一样了。也就是说,总统先生接到手下反馈回来的信息是“对的”,事后他看到的却是另一种情况。此时,他才知道执法行动已经扩大化了,波及到很多中国人在加纳的产业。


    在我看来,发生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总统先生的本意。就是说,他要求大家去矿区查看,为何这个地区有那么多的外国人?但是,有人在执行命令时,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在加纳的外国人,全部清理。  


    记者:怎样才证实你这个信息是可靠的?  


    费里曼:我跟总统先生及其夫人是好朋友,因为我经常去找他们,吴先生也经常跟随我去总统府,知道我跟总统先生的关系。行动过后,我还去找总统先生申请大矿的办理手续。我多次跟他们谈论此事,我说,因为这个大清理行动,导致很多中国人离开加纳,加纳经济开始出现一些问题,要加以警惕。


    我还提及,经济出现问题后,盗窃和抢劫案件也多了起来。这是因为在行动之前,你要打听关于抢劫的事情基本上很难听到。行动过后,特别是那一年,抢劫之事时有发生。因为,很多金矿被破坏后,很多当地人失去了工作,而且他们没有储蓄和存钱的习惯,在没有生活来源之后,有些人只能出来做偷抢这种事情。


    得知情况,第一夫人马上叫了几个部长过来询问。很奇怪,部长们对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感到很惊讶。他们说,清理行动基本上是在矿地及乡镇的林子里,他们不知道当时发生这样的事情。


    总统先生事后也对我解释称,当时的行动,就像拿了一筐鸡蛋放在篮子里,一松手,全部烂掉了。不仅仅是总统,就是包括加纳的很多官员和居民,很多人到现在都还没有从那个行动中缓过神来。因为那个风暴行动,对加纳来说,损失不可估量,是数以亿美元为计。


    是的,那次风暴行动,对加纳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随后,总统先生召见了各个安全部门的负责人,并对他们说,以后对外国人,特别是对广西人不可以加以刁难。其实,官员们也知道广西人对于当地的重要性;广西人来了之后,带动了GDP,解决了就业等问题。


 

5曾经帮助过几百名中国人


 

  记者:听说你在风暴行动中,帮助过几百名中国人,当时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费里曼:是的,我是在尽力而已,谈不上什么帮助。记得2013年6月风暴行动一开始,很多中国人的矿区就被军警焚烧,军警见人就抓,有很多人被捕。中国人到处躲避,其中很多人跑到我家。我一一伸出了援手。那一次,我收留了几百个中国人,其中以广西人居多。


  军警来到我家,要求我把人交给他们,遭到我的拒绝。因为我对法律比较熟悉,知道如何对付军警。当军警来到我家时,我就对他们说,法院仍未裁定是否非法开采,你们就开始焚烧矿区,并到处抓捕外国人?在加纳,到底还是以法院的终审判决作为依据吧。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直接跟我说。


  那些人自知理亏,问问一下,拿了一些小费,就悄悄地离开了。其实,以我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力,他们是不敢做得太过分的。


  记者:我们注意到,外界有人指出,中国人在当地开采黄金时,存在破坏环境、枪击当地人、没有回填矿坑及捕杀野生动物等嫌疑,实情是否如此。


  费里曼:这些评论都是不真实的,这是有人在网上发表的谣言。相反,是当地人枪杀了中国人,这样的恶性案件已发生过两次。其中有一起我是知道的,有一次,当地人在抢劫中枪杀一名中国人,并把他们的财产用皮卡车运走。


  现在发生的一些抢劫案,受害者多为中国人,抢劫者是当地人。据我所知,中国人进入加纳,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他们是不会做非法的事情的,何况他们对当地法律并不完全清楚,不可能去做一些冒险的事情。在我看来,他们只想通过自己的劳动,去创造财富。


  我认为,要了解中国人在当地的情况,最好是与当地居民沟通,他们会告诉你一些更加真实的情况。现在,中国人包括广西上林人,已经融进了当地,有些人已经扎根下来。



6外界对广西人的评价是欠客观的


 

  记者:2015年下半年,加纳出台新的矿产资源法案,你是怎么看的?

  费里曼:那个法案是没有通过的,加纳的小矿一直都不允许外国人拥有和开采,印度人、美国人、中国人等都没有开采证明。但是,当地很多单位有很多小矿、中矿,而他们又没有资金以及足够的开采条件,这样他们只与有资金和技术的外国人合作。这种合作,在加纳是不违法的。


  在这里,我还得重复一次:在没有认识广西人前,我的家境是一穷二白的,尽管我当时就拥有不少的矿地。当年,我在加纳是属于那种你们中国人常说的“吃低保”之类的家庭,跟他们合作之后,拥有的房产从东垮到库马西、还有阿克拉等,就有多个。

  当年,我之所贫困,原因很简单,就是我没有开采技术,最重要的还是没有资金。


  我跟广西人合作了那么多年,很多东西已经超出金钱的意义。我跟吴先生等人在巴提纳西(地名)合作了一个项目,该项目目前已给当地带来很多变化。在项目未启动前,当地居民并没有多少房子,但是,我们在推进这个项目后,光是安置当地人的工作以及给他们的赔偿款,很快就让他们有钱起了房子,目前所建成的房子不低于50间。


  还有,从北部省份几百公里过来给我们工作的年轻人,因为有了这份工作,有了稳定的收入,他们很快起了房子,结了婚,成了家。再有,那些刚走出社会的学生,在以前是很难找到可观收入的就业岗位的。现在,他们在经过中国人的专业培训后,已成为熟练的机械操作手,收入很高,每天有几百塞地。


  可以肯定地说,他们这样的收入和社会地位,在加纳是受人尊敬的。


  记者:我们注意到,中国人还没有到东夸市之前,当地人早就挖金子了,他们的产量怎么样。


  费里曼:之前,我们当地人开采的金矿,限于技术的问题,金子的产量实在太低了,生活困苦,这相当于躺在金子上睡却又到深山老林里去砍木薯来吃。


  2008年以前,基本上没有什么广西人来东夸市。之后,广西人云集当地,当地发生一些变化。到了2009年至2013年6月份的时候,加纳出口了大量的黄金,并成为主要的经济基础之一。众所周知,加纳是以黄金出口为主,并以此支撑这个国家的经济命脉。这说明,广西人到来后,在矿区的黄金产量是不少的。


  欧美等大矿公司用自己的机器开采出黄金后,就用自己的直升机把黄金拉到加纳首都阿克拉国际机场,直接运回该国,加纳是收不到任何税费的。

  加纳有个黄金出口局和矿产管理局叫BMC,据这两个部门统计的数据显示,行动的前几年内,大量的外汇,基本上都是由广西人开采出来的黄金去创造的。

  2013年的大行动后,加纳的外汇从天上掉到了地下。去年,很多欧美等大矿公司都已停产了。此时,政府才意识到当年那个事件所带来的恶劣影响之后,才慢慢地去改善中国人目前在加纳的生活环境。目前,经济已经慢慢回落到之前的那个水平。


  据我所知,加纳官方也有意识地培养与广西人的感情。因为大矿公司在当地开采后,基本对当地的经济发展没有什么作用。而中国人、广西人开采出来的黄金,必须要经过BMC,BMC每次买卖黄金,都可以增加外汇。


 

  记者:网络上有人指出,广西上林人在加纳开采黄金,对土壤和环境的破坏极大,甚至他们使用了化学药物氰化钠。据你所知,有无此事?


  费里曼:我和广西上林人合作多年,知道他们如何开采黄金。地表上的沙金在淘洗出来后,再用高温去熔炼,这是不需要化学药品的。很多别有用心的人,对上林人的造谣是不客气的,我认为没有必要去理会。我也知道,有很多报道是某些记者没有到现场深入调查就写出来的。


  具体来说,对于矿区的一个矿坑,因为中国人包括广西上林人还没有开始回填的时候,那些记者就来拍照了,然后他们就在自己的报道里描述说中国人没有回填矿坑,造成雨后积水,危及当地的居民和小孩。其实,对于矿坑,中国人包括我们自己都是要回填的,只是仍未到回填的时候。


  让我们困惑的是,那些记者对于中国人包括我们自己为村民所做的事情,或给当地带来的种种好处,他们都没有看见,也没有写。他们的报道是片面的,是欠客观和公正的。


  据我所知,目前在东夸的广西人有很多,他们是当地经济复苏的主力军。


    (特别鸣谢吴先生现场翻译)


俞正声对加纳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0

分享

  • 朋友圈

  • QQ好友

  • 微信好友

  • QQ空间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人人网

  • 豆瓣

建站ABC 建站ABC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