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上林人加纳淘金:用鲜血与生命博来的黄金

1848年1月,加州东北部的苏特坊,一名木匠在建造锯木厂时,在推动水车的水流中发现了黄金,这个消息不胫而走,世界各地想一夜暴富的人蜂拥而至。淘金梦,霎时间成为一个明晃晃的诱惑。后来这里被称作旧金山。

  而从2005年开始,上林人开启了奔赴西非国家加纳淘金的旅程。在加纳淘金的上林人,有人成了亿万富翁,有人倾家荡产,也有人命丧他乡……上林 人以命相搏,演绎着一出又一出的传奇故事。莫义君,一个对新闻怀有敬畏之心的职业记者,广西作家协会会员,亲自踏上加纳国土,深入原始森林和黄金矿区,与 淘金的上林人和加纳当地人接触,去寻找上林人加纳淘金惨败的根源……

  熔炼沙金

  2005年,一个广为流传的淘金故事使许多广西上林人涌向了远在非洲西海岸的一个国家——加纳。这个故事称,一个上林老乡带了全副身家500万 跑到加纳,3年后就变成了1个亿。这一次,中国人(90%为上林人)是以淘金者的身份去淘金,而不像一百多年前被贩卖的华工。涌向加纳的上林人,站在淘金 之路上的两个极端:暴富,却充满血汗。

  熔炼出来的几个金块

  启程:怀着对黄金的渴望

  2014年5月,莫义君的儿子问他:“老爸,你当了20多年的记者,有没有去过国外采访?”这句话触动了他,思考良久,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家 人:“我想去加纳采访,写一本叫《血金》的书。为了这本书,我已经准备了两年。”经过妻子和儿女的民主投票,一致通过莫义君应该去一趟加纳。

  2011年1月,作为报社资深记者,莫义君以一篇《上林县数千人奔赴非洲淘金》的报道轰动全国,舆论将加纳淘金的上林人推至风口浪尖,他成了国 内第一个报道这个事件的记者。而自己也是上林人的莫义君,经常听说那些淘金成富翁或倾家荡产的故事,由于渴望一睹上林人在加纳淘金的事实,2014年5 月,莫义君以一名作家的身份,终于踏上去加纳的旅程。

  莫义君去加纳时雨季刚开始。热带雨林气候的加纳,大雨一来就席天盖地、地动山摇。他先后住在奥布拉西市和塔夸市的原始森林深处的矿区。此行从淘 金矿区到黄金交易市场的采访,他得到热心的广西老乡大力支持,同时还得到非洲移民基金研究会和加纳公共信任新闻报的帮助,联合签发了一个临时记者证。

  黑人师傅在维修机器

  零先生是莫义君的好友,是加纳淘金最成功的上林人之一。零先生放弃在南宁经营多年的生意,奔赴加纳淘金。加纳淘金的人当中,有不少像他这样身家的老板。曾有记者去上林县采访一所小学,询问谁家爸爸到非洲淘金,不料,6个孩子就有3个举起了手。

  除了办签证,莫义君还得先去医院注射疫苗。莫义君所认识的上林朋友当中,发生这样一件事:一对夫妇一起去加纳淘金,妻子生病回国休养,病却越来 越重,在辗转治疗当中来到南宁一家医院,医生问怎么回事,她答不上来,病危前说想给加纳淘金的丈夫打个电话。一说到从加纳回来,医生立马断定她的病症,对 症下药,很快痊愈出院。原来,她的丈夫人品极差,加纳淘金回来的上林老乡都不愿告诉这对夫妇那里有一种疟疾叫“马拉利”,夫妇俩没打任何预防针就奔赴加 纳,生命垂危关头,她才知所患何病。

  到了加纳,莫义君马上开始调查。接待他的是加纳-中国矿业协会秘书长苏震宇等人,苏震宇是广西人,到加纳创业已有十几年,被称为“加纳通”。

  零先生曾在南宁从事运输业,经过10多年苦心经营,资产过千万,但看到越来越多的上林老乡淘金暴富,他决定投资购买淘金设备并招聘了工人,于 2010年11月15日奔赴加纳淘金。零先生说,上林人之所以热衷淘金,是因为上林人淘金历史已经有上百年。莫义君作为上林人,对上林人也很了解:“上林 人热衷于淘金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据上世纪90年代的数据显示,每年春节,上林均有上万名金农前往黑龙江淘金,后来由于各种原因,国内淘金热情逐渐冷却。 很多人都把淘金的上林人叫做‘金农’。”

  莫义君在加纳采访

  上林人热衷淘金也因为上林人发明了沙子中淘金的机器和技术。上林人淘金以淘“砂金”为主,在地表上挖“砂”,进行冲洗、过滤,得到的金子熔成块状拿去交易。这与直接到地层底下挖“岩金”完全不同。


0

分享

  • 朋友圈

  • QQ好友

  • 微信好友

  • QQ空间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人人网

  • 豆瓣

建站ABC 建站ABC提供技术支持